开始销售红酒了

今日正式在博客销售红酒了。

品质、价格应该是您首先关注的。

货品来源是一个朋友,他是正规的食品类经销商。这是营业执照。为了保护他,我做了污损处理。国家进出口商品、国家卫生部和国家商标法的规定,所有的进口食品都需要加中文背标。如果您没有要求除掉中文背标,拿到酒的时候,就能看到这个公司了。

我相信其人品,一定会销售正品,不会用自己的商誉来冒险销售假酒,如果他不这样明智,就会砸自己的饭碗。这不是我给他的背书,他有大客户,既然选择他多年,自然相信这些酒的品质。

目前我主要销售澳大利亚奔富的洛神系列,高端酒也能找得到。需要的话,邮件联系我。滚动图片只是参考,葡萄采摘与灌装年份请以本表格为准。如下图:

[……]

如果没有事情要处理,很少有人电影看到一半,强行刹车,退出来不看吧?

我就这样了。

两三年前我看《云图》,看到一半觉得这部电影含义太广阔,以当时的心态大概写不出来它的内涵,于是退出来到现在,还没有再看。

西方恐怖袭击很多,人们的观念还没有与时俱进。其实有个严刑峻法很有效,只是不符合近年的政治正确,那就是中国盛行的举报制度。

举报是隐私意识的敌人。鼓励举报短期或许有效,长期看会消解隐私意识,未必产生美好的结果。

完善知情不报的法律,不仅可以保护当下,还有利于未来。例如亲友明确知道极端分子的恐袭计划,却没有向司法机构检举,所有知情者取消国籍、通通驱逐出境。例如某人接受极端几年了,至今沉溺其中,按时接受思维强化,也应该举报。

这两条法律不仅处罚了当局者迷,也保证纵容他人恐袭的温和派的人数不断减少。如果不能大大压缩几十年后极端思维的人群数量,现在那些反恐的人们将受到怎样的报复,似乎很可以想象。[……]

中共不小心成了怪兽一样的存在,人们不直接提到它,说话的时候却斜睨着它。

其实中共的逻辑很好懂,它以外来的马克思主义为包装,骨子里却最中国特色。它本来是理想主义的,但中国人眼光没那么长远,在现实面前容易牺牲理想,理想主义必然处境艰难。遵义会议后,猫做东把五四后参加革命的学生边缘化,等于宣告他背弃了理想主义。

1949年前,为了地下组织不被破坏,上级掌握下级所有情况,直接下达任何命令,下级却完全不了解上级姓甚名谁。这保证小集体的效率,同时避免它的被消灭给上级组织带来伤害。

你仔细体会上面这一段话?

那么,对于下级来说,上级的一个书记或者一个特派员,就是党,就是党组织。这就保证即使整合组织被[……]

下楼。

看着电梯上行,我按了下拉箭头,电梯一路上来,中途没停。电梯门开,里面没有人。

下楼的时候,在五楼停了一下,没有人上来。

如果我说一句“再见!”它是否会显形?

1,内战电影中,不管战况多么激烈残酷,电话线路总是畅通,这样国军被围指挥官才能打电话求援。当然他一定不能如愿。

2,2005年股市为国接盘的人们可能也在等待刘士余救援,刘士余却一次次打压股市,让人们的希望落空。

3,卫立煌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,比张学良的段位还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