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的库房去年被大水冲了,红酒的酒标就像一件掉色的衣服和其他衣服同洗同洗,从单极变成了多元,从一个颜色变成了没有规律的花色。

零售是不可能了,批发也得先降价。可是谁买有问题的红酒呢,即使质量依然很好?

1980年代初,为了自保,改革开放战胜了闭关守旧。小时候看过一个电影,讲的就是这个,男主角朋友进了一批牛仔裤,滞销了,他在牛仔裤侧面大腿的位置剪了两个洞,人们蜂拥而上、抢购一空。

朋友红酒这个事儿,我想会不会有公司举办活动时作为一个游戏,人们先品尝几款红酒,记住这些酒的味道、名称,然后随机品尝红酒、猜测它们的品牌?

既然大甩卖,红酒价格肯定很低。

有点异想天开了。

不过我在考虑,如果[……]

《亿万》(millions)是一部神奇的美剧,在客户雷霆万钧的针锋相对的末尾,总能找到如履薄冰、抽丝剥茧的化解矛盾的方法。

大家各退一步,重新或明或暗地较量。

印象最深刻的片段,是第一季末尾两大男主角面对面的彼此讥讽挖苦,赌咒发誓要拿下对方。刚看到第二季第四集,接上了这个龙头,在基金公司的办公室,两人接着嘲讽,未免自己的措辞成为可能的法庭的可能的笑料和有利于对方的证词,他们都先叫停录像。

而他们的律师为了叫停他们的孩子气,分别要求继续录像。

这是一部证券投资领域的猫鼠游戏,却总是出现言行冒失导致的司法问责,和被迫约束自己言行的无奈。

这就是法律的意义吧,成人被迫像成人一样,避免成为巨[……]

每次下载APP,总是在锤子应用商店看到人们呼吁重绘图标,然后我对比原图标和重绘图标,确实发现重绘图标更美观,自己也选择使用大多数的重绘图标。

不过昨天都改回来了。以后只使用原厂图标。

因为原厂图标体现着员工对APP的功能定位,也许不够美观,却有精髓在里面。

刚才做了几个梦,被吓醒了,起来去厕所,顺便记录一下梦的残片。

答应和三个人去野外宿营,然后发觉是三位女士。不是什么艳情,包括侄女、她的同学、和我彼此有好感的女士。

很担心碰到坏人怎么办?万一我战败,岂不是要全军覆没?

突然就理解了《疯狂的MAX》为何那么疯狂,然后导致了那样的狂暴之路。原来都是荷尔蒙。

更早一点的情节,也是在野外,一辆车在调头,一位小女孩站在车外,为司机做提醒。

前辈告诉我,离世的人有时候回到亲人身旁,帮助他们度过难关。这个小女孩就是这样。

我很诧异。不过很快理解了,汽车要向右转,女孩还站在右侧车头处,司机毫不犹豫地开过去。一切都很明了了。

再说宿营的事情。

我[……]

推荐电影居家男人

传说印第安人有个说法“别走得太快,等一等灵魂”。这说的就是选择。生活中无数选择,多数都是利益上的加减法。然而这些利益只是身外之物的利益,未必是真正的利益。

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利益呢?

物质的辅助、精神的愉快,都是不可或缺的,长期占有,才可能成就幸福人生。完美的结合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

有时候我们只能进入一条通道,不沉浸其中、不努力,就没有洞察、没有创新,只有被淘汰,所以一入侯门深似海,再也无法分心;即使沉沦,依然沉迷。

我要介绍一部电影,《居家男人》(Family Man)。尼古拉斯·凯奇是主演,曾经塑造很多经典角色,现在已然成为烂片之王了。本片的意义,我认为是《勇闯夺命岛》所无法比拟的。[……]

我父母有一个多年的习惯。

每天早晨醒来,还没起来,先讲昨夜的梦,两人一起解梦。

我也有类似的习惯。

有时梦比较离奇,我醒来的时候还记得,就会记录下来。只不过都是抓一张纸记述,所以这些年的记录,也就像梦一样,碎片化、随机化,答案早已不知道在风中飘荡到了哪里。

多年前的一个梦是,我受了委屈,宽敞大屋子的顶棚有个铁栏杆,我就抓住它,冷漠地看着下面的人。

忽然一个人一纵身,直飞起来,和我一样抓着栏杆。他友善乐观、风趣幽默,通过友好的聊天,一点点化解我心中的块垒。

他叫科比.布莱恩特。

刚刚又发现一页记述,时间是05:19。日期不详,但应该不超过一个月。

如下:

做了一个迅捷、毫无征兆[……]

在外面餐厅吃饭,忽然幻想如下。

排队买饭的时候,碰到了隔壁关系要好的女邻居。

她说,你替我买单,一会儿吃完饭,我就跟你回家。

我说,可是到了我的门前,你却拐进隔壁老王的房间了。

结束。

好像我看起来才是老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