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一个人在困境中不放弃,凭借的是小时候培养的荣誉感,而不是顽强坚定之类的表象词汇。

很多中国人信赖儒家,儒家的核心是耻感,总要打碎每个人的核,才能找到自己为鹤、立于鸡群的感觉,至于“三人行必有我师焉”只是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的委婉托辞,背后不过是羡慕嫉妒恨。

老男孩SAUL是个好律师

最近痴迷美剧BETTER CALL SAUL。刚刚看完第二季。

SAUL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好律师,他在语言表达方面没有律师应有的精确,他在取证方面没有师应有的严谨。他使用的都是非正规的、杂耍的、煽情的手段,这样不专业的做派,决定了他不可能成为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卓越律师。

但是他爱他的哥哥CHUCK。

是的,这和他的律师资格没有关系?不过,他的哥哥CHUCK也是律师,而且算得上他的启蒙者。

和SAUL不同,CHUCK是个精明的、卓越的律师。只不过他嫉妒冷酷自私,人前以正义庄重光辉的面孔维护着司法正义,背后却有着自己不能说出来的小算计。比如他嫉妒母亲更爱弟弟,于是向弟弟隐瞒她去世前呼唤他的名字;比如他[……]

一笔浓墨重彩的小说

我,曾经,一度,认为,刘仪伟不外乎就是插科打诨、风格俏皮,善于抓住社会热点。后来他做了什么很有情怀的事情,使我的印象大为改观。我没有印象看过2006年的电影《小说》,却发现刘仪伟是它的制片人。难道真的是这件有情怀的事情?

吕乐是导演,他和刘仪伟合作,找来当红作家,电影前半部就是他们在描述自己眼中的诗意。这是类似纪实的上半部,因为吕乐刘仪伟直到录制前,才告诉作家们话题,他们来不及准备,所以上半部有点枯燥、随意,经常出现冷场、没话找话。

但正是作家们措手不及、没有准备的解读,才能表现出原生态的参差多态,才能与后面未经摄影、灯光等技术打磨的剧情相映生辉,才能保持男女主角足够的本色和生活化。作家不[……]

一个调查

12月28日,希腊驻巴西大使失踪了,一天后在一辆焚毁的汽车里发现了他的尸体。

据说他是被杀害的,凶手可能是大使馆的警察,警察与大使的巴西裔妻子有染。警察与女子都在被调查。

我想说的是:

很多中国男人觉得和日本女人发生关系,是报仇雪恨,是爱国之举。

这样的男人最可能做出巴西警察这样的事情,因为同属于巴西人,共同的文化使警察与大使妻子对很多事情的态度心有戚戚。

当大使妻子与大使出现矛盾的时候,这个警察站在旁边,大概率在内心为女子鸣不平。

我做个调查:

如果你也是希腊大使馆的执勤警察,你与这个警察的关系还不错,知道他与大使夫人有染,你会不会举报他?我稍后说出自己的理由。

[poll id="2"]

[……]

时尚之我见

2000年,在天津一家书店看到锵锵三人行的一本书,都是以往节目的文字版。很喜欢。现在也经常看这个节目。

这期聊时尚,感觉大家有些话没有说出来。

所以我在博客弥补一些。

时尚是创意、设计的文化概念,就像互联网,它本身的游戏、互联网信息固然灿烂,如果它附着在其他行业之上,就会给这些行业插上翅膀。

时尚应该深植工业等事业,才有更博大、更辉煌的前景,才有更强大的存在。可是中国人的品味一般,时尚也没有制造出像乔布斯时代的苹果的成绩。

时尚有分工,明星只是活跃在时尚前沿的工兵,不仅自己喜欢,还利用自己的吸引力扩展了时尚的边界。

没有工业设计等行业的跟进,使时尚进入普罗大众的生活,才使得明星追求的时尚看起来[……]

我理解的百年酒馆

这操蛋的生活呀

让我心中的苦闷无处诉说

我知道生活就是这么无奈

只能搬一把小凳子

坐在Horace & Pete酒吧

(看世间百态)

有时候我不免好奇

为什么我们的人生如此撕裂

也许我需要点儿时间仔细想想

或者

干脆在Horace & Pete酒吧喝一杯

(来麻醉自己残存的理智)

Hell no!
I can’t complain about my problems
I’m okay the way things are
I pull my stood up to the bar
At Horace and Pete’s

Sometimes I wonder
Why do we tear[……]

书店少女的选择权

日剧《战斗吧,书店少女》体现了日本人的勤勉,努力,和迂腐,

总公司那么虐待这些店员,所有人依然不气馁不懈怠,把自己和集体的利益绑定在一起。

尤其难得的剧情设计是,即使民意汹涌,总公司还是决定闭店。

终于,有良知的人可以不必被绑在集体的战车上,

即便闭店后,多数员工被另一家公司招聘,

北村亚纪也可以去西冈理子的书店。

三个火枪手的含义

当年舍友迷恋大仲马的《基督山伯爵》的时候我不为所动,去年才看了译制版本的电影。没有特别感觉。大仲马给我的感觉,和海明威类似,都很硬汉,写作题材也以男人为主。不过看过上海译文出版社1991年李青崖翻译的《三个火枪手》之后,我暂时给大仲马贴上了一个“卑鄙”的标签。

在《三个火枪手》之中,米莱狄作为反面女主角,阴险、狠毒、诡计多端、无所不用,她是红衣主教黎塞留的爪牙,在背后陷害王后以及达尔大尼央等人。可是要我说,一个女性,她不能像男人那样格斗,也不像达尔大尼央有阿多斯、阿拉宓斯、波尔多斯等三个志同道合、同心协力的伙伴和忒莱韦勒那样有担当、对敌人来说精明、对火枪手来说护短的队官,不使用阴谋诡计,她在[……]